我發生了一件很不幸的事.

我又被我的諮商師放鴿子了.

明明知道她履次的傷害我.

可是我又捨不得離開這段諮商關係.

 

這星期的諮商又被放鴿子.

真的是氣到無法言喻.

氣到頭痛難耐.

 

我的這段諮商關係持續了三年都沒離開過.

雖然這期間諮商師有請長假.

我們的會談共有100多次.共160多小時.

在諮商期間的第二年是我們晤談最高峰.最全盛的時期.

也是我滿度最高的時期.

我總是貪戀著去年被諮商照顧的幸福.

而不肯離開.雖然我也感覺到諮商師的的改變.

與去年大不相同.她總是在意諮商進度.以及進展還有諮商歷程到那裡.

卻不顧慮我的感受.無耐的是她對話我的反應充耳不聞.

我也與她澄清過這個部份.但是她好像根本不知道問題在那裡.

 

然而.我的諮商關係也在今年底即將結束.是她的提議.

起因是她個人的生涯規劃之緣故.

回顧著這段關係.還有翻閱著我過去的手札.

往事一幕幕跳躍般的出現在我的腦海.

三年的時間就在.時光匆匆的走過.

想要抓住什麼卻什麼也抓不住.

 

在這段關係裡當然是五味雜陳.

我曾被充份的照顧與滋養過.

也曾暗自鎚胸頓足過.

滋味真的很多樣化.

在此我特別想提的是~在這段關係裡.

心中很明白的是~我知道自己走在那裡.

而她坐落在什麼位置.

其實我之很明白在大多數(9成)的時刻裡.

我的知識性是比她強且深的.這是不斷的深度閱讀.思考及過去諮商經驗累積之故.

雖然她是我的諮商師.理應在知識性的部份是會領先我才對.

但是我真的覺得一個諮商師從學術殿堂走出的同時.

沒有在繼續的自我進修.(包括自我成長及專業領域).

是很容易停滯的.學校所學很容易不夠用跟不上社會潮流.

然而我的諮商師在此部份就是屬於我上述的這一塊.

但是我也捫心自問為何離不開這段關係.

除了上述所說的貪戀照顧被滋養的幸福感外.

其實最大的成因是~我需要的是一段關係.

一個穩定且持續的關係.其實我想呢.我需要的不是心理諮商(治療).

不是晤談技巧.不是精湛的心理分析與闡釋.

而是一個依附.一份滋養.一個能夠深深擁有的且持續的關係.

如同重新撫育的感受.

就是這段關係吸引我之處.她沒有匠氣的晤談技巧.

也沒有令人做惡的分析與闡釋.

只有我對她不切實際的投射.與渴望.

這種渴望總是既強烈又洶湧.

讓我緊緊的想要依附.抓住這段關係.

 

所以我總是不能接受這樣的改變.

也不能接受她不符合心目中我所想要的的建構.

在去年她的請假次數非常的少.

我們的關係以及諮商歷程也在去年有了神奇性的進展.

而今年.她的請假頻率出奇的高.

對我們的關係及諮商進展也有絕對性的影響.

在這三年中.我從未請假與遲到.更惶論爽約了.

因為我是如此的需要這份關係.

也可說是我生活的重心.是活下去的重要支持.

 

她或許不是很厲害的諮商師.

但卻是給予我所需要的諮商師.

在我身上付諸心力的諮商師.

她這些付出其實我都點滴在心頭.

也願意為她做些許改變.而這些改變也成了我自己的收獲.

所以在這段關係中我們是互惠的關係.

因為我知道如果我沒有改變沒有進步.

她會沒有成就感.我們的關係也會提早陣亡.

這是我對她的了解.因為我知道諮商師其實是很需要成就感的.

尤其是對資歷不深的諮商師更是如此.

沒有一個諮商師會在一個沒有成就感的個案上做持續性的努力的.

這是我對於這段諮商旅程的總結.

 

我的怒氣當然餘波盪漾的一直縈繞的在我心頭.

但也不適合在下次諮商時表態.

因為我知道這沒有用.

只會突增她的反移情.但我真的真的很忿怒.又很失落.

因為我們快結束了.她的爽約.只會增添我更大的焦慮與不安.

我曾經在最近次諮商關係中為了諮商師的履次爽約.

而大發雷庭.我就像是一隻抓狂的獅子.

任憑那忿怒無止境的流洩.

暴怒的聲音.迴盪在諮商室的裡裡外外.

我有感覺她也嚇到了.不過還是很冷靜的處理.

這樣難堪的場面.事後她有告訴我她很不舒服.

我呢.就象徵性的道歉囉.

從此經驗告訴我了某些道理.

她不是一個擅長處理諮商困境的諮商師.

但我還是依然喜歡她.每每我常調整自己的步伐.

給予她能力所及的問題.找到一個平衡的方式跟她相處.

但她又是喜歡向艱難挑戰的人.

所以往往我們在這個部份就會引發衝突.

當我嘗試拋較困難的東西給她時.或在向前跨足時.

她若是處理不當就又會引發我的忿怒.

我知道我是一個討好者的角色.

渴望她的肯定及安撫.

當我一次次的失落.我就會傷心.生氣.

我覺得自己很努力.為什麼她不跟上來.

縱使如此諸多抱怨.但每次只要當我坐在諮商中心的等候室裡看見她的身影.

我的心就隨之溶化.只有雀躍的期待.那些失落的心早已拋至九霄雲外了.

 

這陣子為了要結束這段諮商關係.

每天都睡不好.一直處於焦慮的急性狀態中.

既悶且煩.連我自己都受不了這麼強烈的情緒.

哎呀......真的很無耐又無力.

我也意識到.這既然是重新撫育的關係.

那麼隨著諮商關係的結束.

也意謂著必需歷經分離_個體化的過程.

雖然很痛.但是我無悔.

因為固中的甜.很美.我很享受.

是一個他人所無法偷走的回憶.

我的眼淚裡.粒粒都有我回憶的影子.串串皆珍珠呀.

 

這次的諮商關係結束.在短期內我不會再去諮商了.

我也需要時間沉澱及回顧與品嘗.

當我嘗了甜美的果實之後.

對其他的諮商師已經失去了包容力.

那些厭煩的晤談技巧.

及令人反胃的分析與闡釋.對我而言.

只是一個又臭又長的屁.是不需要的自然廢物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婷婷 的頭像
婷婷

婷婷的諮商隨寫

婷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