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友:


感覺上你的那位諮商師是走精神分析學派??
老實說  聽到你敘述你們的諮商關係
讓我覺得有點奇怪
我覺得諮商師讓個案產生依賴是相當不妥的事
而且維持架構是基本的事情
諮商師也沒有做到
所以其實你們的諮商關係到底算不算入契約關係
中間到底是什麼樣的BARGEN
這點就很疑惑
所以很容易產生一些問題出現吧
我看到你是依賴這個關係來做改變的
就算是移情的話
主要也是要修復所謂的依賴~
在知識的方面
諮商師本來就不一定要比個案強
重要的是個案自己怎麼詮釋吧
我心中浮現的是招架不住的諮商師

我覺得可能要重新釐清對~諮商~的圖像唷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我的回覆:

妳問我對於諮商的圖像.


這個問題我常常在思索.

但是並沒有一個標準答案.

只有適合與不適合的諮商關係.

{諮商架構}這個名詞在書本上的定義很死.很制式化.

然而我是一個人.有情感的人.

如果說諮商師能夠把諮商架構人性化.

那才是我所需要的諮商環境.

 

基本上我是一個關係取向的個案.

我也喜歡一個是關係取向的治療師.

因為我知道唯有穩定.深厚的關係.

才能使我改變.使我不離開.

其實依賴並沒有不好.依賴是走向獨立的跳板.

只是要分辨是那種依賴.以及依賴到什麼程度.

而我是在諮商關係中依賴..並不會帶給諮商師困擾啦.

其實我很喜歡這段關係的原因是~至少我們彼此喜歡.也適合.

也因為如此才能促使我改變以及提高生活滿意度.

這當中我也學會了接納.接納諮商師的不完美.

這樣我們的諮商關係才能夠得以繼續.

這是我一直不斷調整的結果.

然而我也有足夠的力量接納諮商師犯錯.

只是心理很不舒服.這幾天我也想過.我對她的移情是很多樣貌的.

有時候我的移情是.好母親.情人.幻想中的手足.成為她的家人.........等

好多好多.這也是我經歷了這麼多年來最滿意的諮商.

沒有傷害.剝削.有的是收獲及一輩子也忘不了的美好回憶.

所以.在我心底常感謝上天賜予我這段緣份喔.

經歷了這麼多年的諮商.我自己的總結是這樣啦.

每段諮商都不會處處稱心如意.無論如何刻意的挑選.或是多麼資深的諮商師.

諮商歷程都有不盡如人意之處.當在回顧之時.是收獲多呢.還是傷害多.

如果說在一段諮商歷程裡.個案的感受是傷害多.個案就會選擇離開.

倘若遇到高功能報復心強的個案.不滿損失.這樣的話就容易有消費糾紛.

反之.當個案的感受是好時刻多.那麼這就是個案的收獲.諮商效能也比較容易看見.

 

至於妳提到她是不是精神分析取向的治療師.

我大笑三聲...哈...哈...哈....當然不是

我曾經談過一個是精神分析取向的治療師.

真是令我受不了.昂貴又沒效能.

然後諮商師自己又不承認.

我之所以沒成了我上述所說的高功能個案.是因為我覺得自己很幸運.

因為我遇到了很適合的諮商師.所以我選擇放手.

我不想我的尖銳而破壞目前的好運.這是我放手的最大理由.

 

最後妳也提到諮商師的知識性(專業性)不一定要比個案強.

這句話我很認同妳.的確知識性強的諮商師未必適合.

重點是適合與否真的很重要.以及諮商師是否能夠發揮自己的個人特點.

運用個人的獨特來影響個案.

在此想與妳分享的是~我談過一個知識性很強的諮商師.她念了4年的心理系.3年的心理所.再加上而後的工作訓練.算是背景很完善的諮商師.

我跟她談其實談的也算不錯.有了很大的知識性上的收獲.但是她就是不像這位談了三年的諮商師一樣很能夠touch到我的內心.我常跟她說的話是~妳不用試圖分析我啦.那些沒用啦.我比妳還要了解我自己的狀況啦.或者是說~我不需要妳同理我啦.妳的同理對我而言只能做到初層次的同理心.不能夠touch我啦.

呵...呵..不過這位諮商師呢她不會被我尖銳的言詞嚇到.還是很能夠自在的跟我相處.而我也看到了.這位諮商師她很善長處理諮商困境.而且我覺得跟她在知識性上的對談真的很過癮.很能夠刺激我的思考.只可惜我們之間就是存在著某種程度上的距離.但是呢.她也令我喜歡因為滿足了其他的需求(知識上)而且我從她身上也學了不少東西.真的很過癮.

 

經歷了這次諮商旅程.我的感受是要找一個受訓完善的諮商師很容易.

但是要找到一個彼此都互相喜歡.有正向投射的彼此.真的需要緣份.

尤其是諮商不是一兩次就能看出效能的產物.

所以囉.比上兩者的諮商關係.我都很喜歡.除了適合之以及滿足不同的需求外.

要素是我們彼此都有正向的投射.當然囉.這其中還有許許多多.大大小小的枝細末節.

有機會再跟妳分享囉.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婷婷 的頭像
婷婷

婷婷的諮商隨寫

婷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朵麗兒.古蕾娃
  • <p>朵麗兒也受過一些諮商訓練,</p>
    <p>不過,</p>
    <p>當你的案主是一位70歲只會講台語的鄉下賣菜阿婆時,</p>
    <p>我只能和她說:</p>
    <p>「啊現在的高麗菜有甜嗎~,</p>
    <p>你一斤賣多少?我上次買一斤要25塊.......」</p>
    <p>根本連最基本的什麼</p>
    <p>「你的心情我了解」</p>
    <p>「對這件事情你曾經打算怎麼處理」</p>
    <p>都忘了拿出來展現本人的專業.......<img src="http://tw.yimg.com/i/tw/blog/smiley/18.gif"/></p>
    <p> </p>
    <p> </p>
    [版主回覆12/07/2006 13:07:53]<p>呵呵呵.....朵麗兒姐姐呀.</p>
    <p>遇到這類的案主.妳就發揮妳搞笑兼鄰家八婆的個性.</p>
    <p>發揮妳的助人專業囉.</p>
    <p>ㄞ呦偎呀.我真無法想像一個70多歲只會說台語的鄉下婆婆坐在諮商室的情形.</p>
    <p>若是我可能是諮商師我可能會~~~冷掉~~~<img src="http://tw.yimg.com/i/tw/blog/smiley/3.gif"/></p>
    <p>然後.....去變裝...劃上年邁的皺紋.</p>
    <p>好掩飾我的尷尬<img src="http://tw.yimg.com/i/tw/blog/smiley/15.gif"/></p>
    <p> </p>
    <p> </p>
    <p> </p>
    <p> 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