﹝諮商中的真實﹞


        在諮商中案主所呈現的真實,是否是真實?如果不是真正的事實,又該如何呢?


 


﹝眾人的震驚﹞


        有次督導過程中,經由督導和大家的討論,我們發現一個真相-案主過去所言非真實的事實,也就是說一切都是捏造的,這個問題一揭露後,引發許多人的回應,其中不乏挫折、震驚、生氣等情緒反應。而謊言的揭露其實非接案者所發現,是案主自己坦承說明;因此在會議中渲染起另一個擔憂-未來是否該繼續信任案主,也包括其他案主?


 


﹝同理的眼光看諮商中的人﹞


助人者的自我釐清......


        從會議中眾人的反應,簡單的總結-助人者,也是人。也是人,才會有眾多的情緒反應和想法。同理助人者以信任來談者的前提下,進行會談,最後卻發現一切都是虛構一場,所謂的信任和諮商中的真實,一時之間受到嚴重的衝擊,甚至助人者本身受到打擊或傷害;在這種情形下,助人者或許需要在下次會談之前,有較多的澄清,讓自己的情感與思緒不至於干擾諮商關係,使得會談能夠繼續在有效能的情況下來進行。


謊言也是一種議題......


        以同理的眼光來看待諮商中的另一位-案主。依常理,每個人在成年之後都有他穩定的人格特質與習慣的模式,人們依照自己熟悉的特質與模式來因應這個世界,然而有時候這些模式和因應出了一些問題,使得問題或困境隨之而起。用此觀點來看待案主,或許能夠更加同理案主在他現有的模式、因應或特質中,的確出了一點問題,因此案主可能是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,也可能是原本的模式就出了問題,當助人者發現了謊言的真相,在自我釐清之後,不如也轉換這個謊言成為諮商中另一項議題,使得諮商中的真實再現。


 


《診療椅上的謊言》


        在Yalom診療椅上的謊言一書中,案主欺騙諮商師直到此書的結束,亦即案主從未真實的告訴諮商師真相為何;然而諮商師仍然準確的幫助到案主,所以可見得案主無論再如何地欺騙,其實都還是無法隱瞞個人的核心本質。從診療椅上的謊言得到的啟示,我認為諮商中最重要的,或許不是所謂的真實或虛假,而是不離不棄真誠的關注到案主的核心,使案主得到益處,才是重要的。


由此引述: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fox-blog/article?mid=58&prev=79&l=f&fid=13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~~~~婷婷的看法~~~~~


HI 我很同意妳的說法.尤其是~( 謊言也是一種議題).要探究的是為什麼個案要說謊.這背後一定有更重要的議題值得探討.而不是一直聚焦在個案說謊的行為上.如果說這是一段長期的諮商關係.鮮少會有個案花大量的時間與金錢故意說謊玩弄諮商師.


所以我覺得說謊個案的心理歷程極為複雜.需要花些諮商時間與個案討論.也需要要健全的督導制度支持諮商師.這位個案到最後坦承自己說謊.在某種層面上.個案是信的諮商師的.否則根本不會坦言.而個案所需要的是就如同妳所說~不離不棄真誠的關注到案主的核心,使案主得到益處 ,才是重要的。


縱然.個案在說謊.但是仍不離開諮商關係.個案本身在諮商裡一定有獲得某些什麼東西.也或者在諮商關係中有什麼部份是讓個案要說謊或是離不開的地方.這是個很值得探討的.


我想過一個部份耶.我想到關於解離症及多重人格.如果說個案蓄意說謊.而在其所扮演的謊言角色中又展現的淋漓盡致.而個案又是高功能的個案那麼在這個部份就比較不容易查覺. 因為關於此種症狀對於高功能的個案來說真若要隱晦.其實根本難發覺除非說諮商師夠細心.諮商歷程也夠長.個案的防衛降低.才能夠有此發現.再者此類個案所需的治療也會有所不同.才能有發揮諮商效能.


妳所寫的這篇文章我看了很有感覺耶.我也很喜歡YALOM的書喔.

創作者介紹

婷婷的諮商隨寫

婷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