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負責輔導九個月又七天的個案自殺送醫,在我懷中斷氣,說的最後一句話是:"對不起" 我不知道,她所抱歉的是什麼,是她肚子裡還來不及拿掉的胎兒?還是已經哭昏在一旁的她的母親?還是我?


 


善後的工作交給同事,我穿著沾有鮮血的白制服跌坐在角落,從來不知道,血的顏色這麼鮮豔,味道這麼刺鼻,這麼悲傷,19歲的生命,說走就走,一路輔導過來,我盡力了,可是我騙不了自己,我恨她,我恨她一走了之,恨她無視於我所付出的一切心力,恨她讓我覺得自己很無能,遺體直挺挺的橫在眼前,彷彿睡了,我忽然有股衝動想去叫醒她,直到我觸摸到她冰冷的指尖,心中一驚,才開始聽到四周的哭鬧聲,才回過神來,她終究是死了,治療宣告失敗.


 


中午休息,攤在座位上,電腦螢幕還在閃著,上面寫滿我明天為她安排的事情,桌上放的是去年我生日時她送的咖啡杯,她對我說:"你有這麼多病人,應該常常喝咖啡保持清醒,才不會記錯病人的名字",她永遠想不到,健忘的我從沒忘記過她的名字,雖然我很少喝咖啡,只是從今天開始,我可能必須開始喝咖啡,為了忘記她的名字.我並不感到難過,只是安靜地關上電腦,泡杯咖啡,任憑自己空白


時間是下午1點零二分,換上乾淨的制服,下一位病人的照常進行,雖然我還是弄錯病人的名字,雖然她仍躺在地下室太平間.


 


但是我知道,至少眼前的這個病人還活著,至少有活下去的盼望,我花了一小時又十七分哀悼一位病人的死,但是花一輩子的時間幫助還活著的病人努力活下去,妳說,我是薄情還是多情呢?


 


晚上十一點半,望著還來不及送洗的血衣,打開電腦,繼續下一個檔案


 


 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jw!5uv03PCfERNxGxjmdIsV2w--/article?mid=229&pk=%E5%80%8B%E6%A1%88%E8%87%AA%E6%AE%BA~由此引述


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~~~~~婷婷的感想~~~~~


 


我看完此文後~~哇~~哇~~哇~~大哭一場.................


這篇文章我不想從理性的專業層面敘說.


我想從人性面.從私人情感來敘說.


 


我很羨慕文中自殺身亡的個案.在生命的最後一刻.


是在諮商師的懷中.停止生命最後的呼吸.


這是我朝朝幕幕.日夜所思的一個場景.


如果我的生命的最後一刻能跟我所喜愛的諮商師共同度過.


如果我在呼吸的最後一刻是在妳的懷中停止.被妳抱著而死去.


那麼我可以"預見"的那是會有多安然.有多麼幸福.我會是有多麼渴望.


 


不可否認的是~


這個場景的確是我渴望.嚮往的.


但是~我只要一想到作者所敘的這段話~


一路輔導過來,我盡力了,可是我騙不了自己,我恨她,我恨她一走了之,恨她無視於我所付出的一切心力,恨她讓我覺得自己很無能.


 


一想到諮商師在面對自己日後的諮商生涯.還有內在的無力感...挫敗感...


以及質疑的眼光(包括自己與他人).又該如何面對?


 


一想至此.我就備感心疼.心疼妳得要獨自面對那麼多的孤寂感.


所以我無法這樣對待妳.因為真的很殘忍...我會很捨不得.


 


但是~我又很羨慕.很渴望這樣的場景.


對我來說~死亡是無力感的停止.痛苦不再蔓延.


尤其是能夠倘佯在一個自己所信賴的人的懷抱裡而離開.


那會是多麼幸福.多麼美麗.


 


我想問的是~


妳也會跟此位作者一樣嗎?"


"她永遠想不到,健忘的我從沒忘記過她的名字,"


 


妳會永遠記得我嗎?記得我這個人嗎?


妳會記得我們曾經在一起共度的諮商時光?


妳會把我放在妳心底嗎?


有那麼些時候妳會想起我嗎?


 


我想告訴妳的是~


我永遠都不會忘記妳.不會忘記妳的溫暖.


我會永遠記得我們曾經有過多麼美好的關係.


我會把妳放在我心中最重要的角落.


我會很想妳....一直都是如此.............直到生命的盡頭..............
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婷婷 的頭像
婷婷

婷婷的諮商隨寫

婷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好媽
  • 感情太脆弱的人是不適合當諮商師的,他們必需有很強的意志力與自制力,更要是理性的隱藏自己的情續與感情.我很佩服這種人.
    [版主回覆12/24/2006 15:21:26]<p>脆弱是每個人都有的.</p>
    <p>遇到不同的個案諮商師自己也會呈現不同面向的自己.</p>
    <p>就如同我們面對不同人也會有不同的面貌呈現.</p>
    <p>人就是人無論受過多少專業的薰陶.</p>
    <p>都無法抹滅身為一個人所擁有真實的情感.</p>
    <p>只是諮商師在晤談時.是一個專業的助人過程.</p>
    <p>有些情緒必須要收納.不能太咨意.</p>
    <p>收納不代表隱藏喔.</p>
    <p>它是一種整理的過程.是需要磨練的.<img src="http://tw.yimg.com/i/tw/blog/smiley/1.gif"/></p>
    <p> </p>
  • <p>我想許多諮商師的生涯中, </p>
    <p>多少都會遇到這樣子的情形,</p>
    <p>在一開始的情緒沈澱處理後,</p>
    <p>我想再來的任務是反思這次事情給自己所帶來的學習,</p>
    <p>它給了自己帶來了什麼影響? 它如何影響到你對這個職業的看法? </p>
    <p>它如何影響到將來處理類似事情的程序? </p>
    <p>更重要的是, 你學到如何去處理自己的情緒?</p>
    <p>加油! 共勉之~</p>
    <p> </p>
    [版主回覆12/24/2006 12:29:31]<p>在專業的部份總是可以藉由很多管道釐清.反省事件所帶來的衝擊.</p>
    <p>然而~自己的情緒總是不容易接納與面對.</p>
    <p>當感受力越強.那失落的心更為之碎裂.</p>
    <p>這一切都需要時間還有寬容的態度.</p>
    <p>才能夠得以撫平心口上的悲痛........</p>
    <p>時間或許很無情.卻也是唯一的救贖.</p>
    <p> </p>